涂鸦||记点文字||大部分时间在发霉..
-----------------
JOJO!!! 花京院大法好\ /
目前陷入一八坑…

来,吃药.

其实有点后怕,如果自己在那时候永远醒不来了,那又会是怎样的呢?       ——

「吃错药」听起来是句骂人话,但这又确确实实地发生在我的身上。总而言之还是件挺值得回忆的事情。

别笑,谁让你笑了。

听我讲。

大概是徘徊于04、05年左右,那时候的自己简直可以用体弱多病来形容。本来自一出生呼吸道就有问题,况且还偏偏在这时候患上支气管炎。喉咙像被紧紧扼住,每天都咳得眼前发黑的那种感觉可谓是此生难忘,于是被担忧的母亲拉去了医院。

年幼的我忐忑不安地躺在台子上,盯着惨白色的天花板半天不敢讲话。恍惚之时,突然被胸口猛然袭来的冰凉触感吓了一大跳。喔,原来是要做心电图。

“哮喘,给你开些药吧。”
那个和善的阿姨这样平淡地讲道。

于是开始了药不能停的漫长日子。
可是令家人奇怪的是,每天服用这些大剂量的药物,我的病却没有任何好转,相反,脸色愈发苍白,呼吸也越来越困难。
在香港经商的父亲见此状况,立马带回了药性极强的治哮喘的西药,被心存顾虑的母亲拒绝。

“这还小孩呢,别吃这么猛的药。”
“别怕,药猛病好得快。”
“不行。”
母亲轻轻为我盖上了被子,示意父亲不要吵醒熟睡的女儿。

孰不知反侦查能力超强的父亲,改不掉一贯的急性子,偷偷地喂我吃这种西药。
爱女心切,嗯。
之后发生了什么,我也全然不知。后来听母亲说,那天半夜我忽然发烧,呼吸困难而急促,手脚抽搐,脸色青得像中毒一样,赶紧跑医院挂了急诊,才知道是支气管炎而不是哮喘。在医院一连输了好几天的液,总算才没出人命。
或许是年龄太小,对这种事情没什么过多的感受。出医院那天,我貌似还乐呵呵地跟医生道别,乐呵呵地牵着母亲的手,乐呵呵地坐上车回家,跟没事人似的。

其实有点后怕,如果自己在那时候永远醒不来了,那又会是怎样的呢?我又会错失多少美味佳肴,错过多少异景奇观,又会失去多少与你们相伴的时间,与本应认识的人失之交臂呢?

……
我不想知道,真是吓死我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-15.05.18

评论(4)

©  | Powered by LOFTER